古越龙山涉足酱酒背后:102家黄酒企业不敌一家白酒龙头

原创 PC4f5X  2021-04-06 18:52 

来源:1品酒 

风口上的酱酒热得发烫,连黄酒企业都受不了诱惑,欲进来分一杯羹。

在第104届全国糖酒会上,中国黄酒代表古越龙山(600059.SH)旗下女儿红酱酒亮相成都,吸引了众多消费者眼球。国人熟知的“女儿红”不是黄酒吗?怎么突然在生产酱酒了?

与此同时,有媒体报道称,古越龙山将成立贵州女儿红酱酒有限公司,待女儿红酱酒产品培育成熟、盈利稳定后将该新设公司上市,该事项目前已向监管部门报备。由于酱酒行业眼下正值风口,古越龙山在酱酒方面的举动也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。

4月5日,古越龙山主要负责人对外澄清:“古越龙山一直坚持做大做强黄酒主业,目前没有在贵州建立新设酱酒公司的计划。女儿红是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,是做黄酒的。酱酒占女儿红营收比例很小,目前根本没有单独上市的想法,更没有向监管部门报备的行为。”

老牌黄酒企业涉足酱酒,但占比很小

提及“女儿红”,很多人想到的便是产于浙江绍兴一带、有一千多年历史的超级黄酒IP。从古至今“女儿红”早已脍炙人口,它不但象征了一种温暖的亲情,还与一些武侠小说、热门古装剧联系起来。“来一坛上好的女儿红”,曾与李寻欢、傅红雪、陆小凤、萧峰、叶开们一样,满足了很多人对武侠江湖的幻想。

前些年当“女儿红”被注册为商标时,许多黄酒界人士和有关专家曾经表示了极大异议,认为这是黄酒的通用名称,不应该被某家企业独享。“女儿红”被注册为商标还招致绍兴18家黄酒企业联名抗议,但最后该商标仍被核准,因此也一直伴随争论。

但如今“女儿红”已经不止是黄酒,还悄然与酱酒搭上了界。红星资本局“1品酒”4月6日走访糖酒会发现,女儿红酱酒已经来到成都,旗下多款核心单品均已公开亮相并对外招商。在展厅现场,女儿红酱酒以‬复古的中国红色调、绚丽的凤凰元素亮相,还颇有些惊艳之感。

而在各大网络平台也能发现,女儿红酱酒正在高薪招募浙江、福建、广东、山东、河南、四川、湖北、北京、天津等地省区副经理,同时其公司总部还招聘电商运营、市场策划经理和大客户经理。

去年10月,古越龙山旗下绍兴女儿红酿酒有限公司推出了多款酱酒产品。据了解,女儿红酱酒生产基地位于贵州省茅台镇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,由贵州夜郎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。夜郎古酒业也是茅台镇排名前列的大型酱酒酿造企业,其前身为茅台镇余家烧坊,余家烧坊兴起于清朝道光年间,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。

从产品设置来看,女儿红酱酒包括金凤、红凤、珍品等系列,分别定价1299元、699元和499元。此外女儿红还有定位大众酱香的女儿陈酱酒,分别为定价269元、169元两款。从其产品定价看,从100多元到1000多元各价格段实行了全覆盖,显然也是想高举高打。目前上述女儿红酱酒商超渠道上还没看见,但部分电商平台已有销售,不过均有一定折扣,可能是因为新品的原因,目前销量较为低迷。

102家黄酒企业不敌一家龙头白酒企业

当近年来白酒火得一塌糊涂时,黄酒却倍感失落。由于中国的黄酒生产与销售均带有强烈的地域特性,江浙沪地区占据了7成以上市场,其他地区市场不大。从产量和销售收入上看,中国黄酒的市场规模远低于白酒、啤酒、葡萄酒,在国内酒类市场属于欠发展的小酒种。

黄酒的盈利水平在几大酒类中也处于落后水平,特别是与白酒存在较大差异。虽然黄酒的制造成本、费用成本与白酒相差并不大,但是价格、毛利率都远低于白酒,导致近年来黄酒企业逐渐式微,或者转而生产白酒。

红星资本局“1品酒”对比几家黄酒企业的业绩看,2020年营收、利润均呈大幅下滑之势。古越龙山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约8.6亿元,同比下降31.93%;净利润约8586万元,同比下降28.49%。会稽山(601579.SH)在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6.81亿元,同比下降10.49%;净利润为6437万元,同比下降21.2%。

古越龙山股价表现低迷

另一家生产黄酒的金枫酒业(600616.SH)目前已经公布了年报,2020年实现营收6.08亿元,同比下降35.61%;净利润1224万元,同比下降58.44%。扣非净利润更是由盈转亏。

这三家上市黄酒企业的惨淡业绩,只是黄酒行业的一个缩影,它们的股价表现也较为低迷。其他黄酒品牌还有塔牌、同康、石库门、沙洲优黄、宁波阿拉等,但营收规模更小,集中在1至5亿元区间。

尽管国内消费市场逐步开始回归常态化消费,但黄酒行业仍然表现低迷,整体消费还处于修复阶段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20年全国规上黄酒生产企业102家,实现销售收入134.68亿元,同比下降20.18%;利润17.04亿元,同比下降7.86%。

对比一下白酒第二梯队龙头企业泸州老窖(000568.SZ),2020年实现营收约166.53亿元,净利润超60亿元。可见102家规上黄酒企业的销售数据、利润总量,还赶不上一家二梯队优秀白酒企业,更不要说去对比贵州茅台(600519.SH)、五粮液(000858.SZ)这样的行业巨无霸。

从‬黄‬酒‬跨界‬酱酒‬,能‬走‬多远?

古越龙山拥有目前国内最大的黄酒生产基地,旗下产品包括古越龙山、女儿红、状元红、沈永和、鉴湖等品牌,其中“古越龙山”是中国黄酒行业标志性品牌。

据红星资本局“1品酒”了解,古越龙山此番涉足酱酒,还与知名营销策划专家、北京正一堂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杨光有关,他本人也是女儿红酱酒的专家顾问。

古越龙山涉足酱酒,也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。在一些投资交流平台,有股民多次去“碰瓷”上市公司,比如投资者反复去问董秘,要求公司在业绩定期报告中新增酱香型白酒营业收入、营业利润、毛利率、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类列示进行信息披露等。

不过古越龙山作为上市公司,一直不敢越雷池一步,只是象征性官方回复称:“公司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行业指引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。”

古越龙山涉足酱酒多次被股民关注

古越龙山从黄酒跨界做酱酒,是为低迷的主业开辟第二增长曲线?还是一时追风口的逐利之举?

在采访中,一位参加女儿红酱酒招商大会的经销商向红星资本局“1品酒”表示,“女儿红”在历史上是以黄酒闻名,现在来做酱酒感觉有点难以接受。现在酱酒行业竞争激烈,头部企业已经占据绝对优势,后来者能否杀出重围,能走多远还说不清楚。但他又说:“女儿红本身具有较大的品牌优势,总比茅台镇很多杂牌酒企强吧?”

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,黄酒企业以往的定价太低,利润太低,是造成全国化失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当前正处在酱香酒的爆发期,不单只是黄酒企业在加码酱香酒,连一些浓香、清香酒也在加码酱香酒,说明整个酱酒是进入了一个“大跃进”时代。但是“大跃进”对于酱香酒的整体运营,对于行业健康良性有序发展来说,并不是一件好事,因为酱酒太火的话,乱象也会更多。

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告诉红星资本局“1品酒”,古越龙山是黄酒品类的领导品牌,但黄酒本身是一个区域性小品类产品,近两年发展得并不好。而酱酒这两年是比较显性的热门酒类品类板块,企业从行业趋势的角度涉足酱酒,本身没有问题,但这容易导致“女儿红”这个黄酒品类失焦,可能对于企业长期的品牌发展产生不利的影响。“品牌向市场低头”这没有对错,也是企业的一种经营路径选择,但黄酒品牌跨品类去做酱酒,也是非常难做的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oftdocu.com/283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